掺汞的死扛

努力爱茨酒

魔王大人是yin魔

开车活动文,走评论链接😂

想看孕吞(危险发言)

【茨酒】逃离

*一个不知道什么pa😂
*有垃圾车走评论链接
*茨木略像诱拐犯(×)注意
*海葵这种生物呢基本动不了,寿命还贼jb长

补档,不打tag了😂

【茨酒】非你不可

·黑(💋)道茨酒
·卖(💋)身还债(×)的酒吞老大
·蜜汁繁体、错字、拼音不要在意,是我在哄傲娇的老福特
·实在看错字不顺眼的,可以看我主页的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有人要见我?”酒吞饶有兴趣地从一堆纸张中抬起头来,“谁?”
  “不清楚,没有自报家门。但肯定不是jing察的人,知道这个电话的人不多。”接着大天狗顿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去吗?”

  要在以前,这种来历不明的人他们理都不会理。可他们组在上一次暗杀任务里不仅让目标跑了、还暴露了行踪,名声臭了不说,至今还得几十号人躲在地下室里避风头。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委托了,再这样下去,名声赫赫的鬼组就要饿死了。
“我会去的。”酒吞说。现在没有权衡的资格了,是坑也要去跳一跳。

  碰面的地点是酒吞定的,在他手下的一个酒吧。正经经营,绝不涉黑,纯粹给嗜酒的鬼组老大消遣用。当然,人都是他的人,出事了也好反应。
10:00,电话里的人如约而至。他身材高大,留着和他一样显眼的红色长发,帽沿压得很低。
  “没想到是这个地方,真怀念啊。”那人一来就这样说道。
  他的酒吧名气不小,酒吞只当他是熟客,不大在意,开门见山道:“茨木,没错吧?你见我做什么?”
  “你可真是一点也不客套……不过这样很好,这才是你”
  “你销声匿迹那么久,我完全找不到你,直到那天看到你。”茨木说着莫名其妙的话,突然一拉兜帽,连带着把假发也拉下来,露出一头银发和一张熟悉的脸。
  “你他妈!”酒吞瞬间站起身,想掏枪却被茨木及时地扑倒在沙发上。
  这个人正是他亲自暗杀失败的对象,罗生门唯一的继承人。彼时酒吞的准星已经瞄准了他的脑袋,只须按动扳机——他像察觉了什么似的朝酒吞的方向一瞥,突然卧倒,让那枪吃了空。
  本来他们这行就保证不了不出错,无非拿不到委托金。可紧接着鬼组就被查了,jing察差点找上门——实际也找上门了,只是酒吞及时把人手转移进了地下室。他深深意识到罗生门的不简单。
  “你……想做什么?报仇么?”
  “我真的只想见见你。那晚以后,你就再也没来过,我也不知道你的来路……要不是那天恰好看见你,我就不知道你是鬼组的人了。”他的语气竟有点委屈,“你还想杀我。”
  酒吞越听越不对。仔细想想,这张脸却是有那么点眼熟……有了。
  他见过茨木,就在这个酒吧;因为看得顺眼,酒吞还主动找他来了一发。那不是个他愿意回想的晚上:男人像没吃过肉一样,一下一下都往他最深处捣,把叱咤情场多年的酒吞肏得神志不清、满口求饶,眼泪口水流了一脸,最后还被she在了肚子里。酒吞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按在床上肏了一次又一次,瀞液满得从后茓里溢出来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像狗啃了似的痛。
  回想起来的酒吞脸颊飞红,咬牙切齿道:“你还真是恋旧啊。或者说罗生门准继承人直到那天还是童貞?”
  “不是,但酒吞就是有让我失控的魅力。醒来发现你已经走了,而我甚至忘记要你电话,也不知道你名字。
  “我很感激那个雇你杀我的人,让我能找到你。”
  “看来有人提前知会你。”
  “没错。不然凭酒吞的实力,我必死无疑。”
  这句话让酒吞的心情好了一点。可是有一点他还是很在意。
  “你他妈报jing做什么?想让我进局zi?”
  “反正我也能把你弄出来……”“弄你大爷!”
  酒吞心力交瘁。本来以为是大生意,他做了九死一生的准备过来,结果是旧情人叙旧,还是最不想见的一个。狗血。
  “放开,老子要回去。没时间跟你胡扯。”酒吞作势要起来,结果按着他肩膀的手纹丝不动。
  “酒吞,你陪我聊聊天,我会付钱给你的。”
  当我是小姐吗?
  “能给多少?”
  “你尽管开口!”茨木瞬间高兴起来。
  很好,这可他妈是你自己说的。
  后来,酒吞发现茨木果然不只是想聊天而已。
  “老大,你回来……您怎么了?”星熊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酒吞,急了:“果然是陷阱吧!老大你哪里受伤了?!”
  酒吞摆摆手,脱力般挂在星熊身上。
  “把弟兄们的工资发了,我去干了一单。”酒吞疲惫地一笑,“一百万。”

【茨酒】风歌

·短小且没什么意思
·有和没有差不多的擦边car
·尽管如此老福特还要屏蔽

隐隐地有个人影过来了。他在原地站定,等着那人影越来越近,从遮天蔽日的黄沙中露出真容来。

是个和他一样的旅者,红发散乱、衣衫褴褛;糙而脏污的脸如同沙子堆成的假面。与他不同的是旅人的眼睛还未失去亮光,像沙漠里的水晶,越打磨越显出光彩。

沙漠里两个人比一个人好——与物资无关,他们除了一身烂衣服和一顶帐篷什么都不剩了。为的是排解寂寞,独自面对大漠的寂寞,比饥渴更能杀人。

他们默契地同行,在同一处沙丘下躲避沙尘暴,身子挤着取暖。没有交流,开口风会化成刀子,一刀一刀剜喉咙。茨木凭直觉猜测这个男人的身世,他也许碌碌无为,住在铁皮屋子里,干粗重的活儿苟且偷生——来这儿找所谓存在的意义。和他相反,茨木家境优渥,有一般人几辈子都挣不来的庞大家产等着继承,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毛病,到沙漠里来玩命。他盯着盯着红发男人线条硬朗的侧脸,无端地,想和他做ai。

如果活下来,第一件事就是和这个粗糙男人shang床,或许,上车、ye战都可以。茨木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心中竟又一次有了“活下去”的想法。

后来真的让他们找到了绿洲,在离死还有一口气的距离。茨木不顾形象地趴在岸上对着水面大喝,水流过麻木的四肢,凉津津地疼,是他重新活过来的细胞正高调地彰显存在。他分出一丝注意给一旁的同伴,男人正掬起一捧水浇在脸上。清水过脸,流下来就成了黑水,露出一副出乎意料俊朗的面孔。不知道是不是吊桥效应作祟,茨木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不寻常的快。注意到他的视线,男人歪过头冲他玩味地一笑,未完全恢复的嗓音还十分嘶哑:“看傻了?”

这声音听在茨木耳里该死的性gan。他几乎断定了,他的同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。

当然交换了名字,还闲聊了不久。没有人提及从前的生活,一旦提起了,支持着的什么东西就会轰然倒塌。灌满水壶,正午的烈日稍弱,他们就要上路,在完全日落前走尽可能远。

夜幕降临,这晚的天气格外好,空气能见度很高。酒吞把最后一支信号弹发射了,红色烟雾将他的脸照亮了一瞬。他的目光追随着信号弹飞向夜空,满天繁星落进眼底。他突兀地开口道:“就是为了这样的景色,稀里糊涂来了这里。”

茨木抱着膝盖听他说。酒吞却没继续下去,转身钻进帐篷:“睡吧。”

他们挤在一个睡袋里,此时极近地对视。像所有老套电影里的那样,距离越来越近,最后嘴唇碰到了一起。酒吞显然更熟于此事,舌尖一点点舔过唇缝,探出一条小口,便不容抗拒地伸ru,勾着茨木的舌缠mian;尽管口腔都干涩,不会分泌多余的口津,这个吻仍在交chan中透出旖ni来。

“酒吞,我们做吧。”茨木说。

浪费体力在这种事上是很蠢的。茨木的设想很多,但绝没有一种是像这样,拿出半条命来做。但他等不了了,也没有时间再等。

没有run滑,插ru时异常艰难。酒吞环着他的脖子发出一连串嘶叫,颤颤巍巍地被风吹散了。茨木这时还在胡思乱想,想酒吞是不是有妇之夫,家里等着他焦急的妻子孩子。整根没入后就不顾一切了,他拿出全部力气挺动,一下下捣进最深处。酒吞被肏得搂不住他,手臂虚环着,抬起的腿摇摇晃晃。他的声音充斥着极致的痛苦和欢愉——没过很久,他们前后攀到了顶点,射出稀薄但火热的jing液。

“呼……哈。”酒吞呈大字状摊在地上,胸口剧烈地起伏。茨木手一软一头栽倒在他身侧,也是累极了,脸上却是餍足的笑。这是他们在沙漠的一个多月来最fang纵的时候,在这广袤的星空下一个不起眼的帐篷里,他们找到了名为爱情的世外桃源。

“酒吞,”茨木轻声道,“把帐篷拆了吧。”

“没力气起来,你去。”

茨木翻身从包里拿出把刀,动手把帐篷划得四分五裂。橙色的帐篷布一块块破开,月光照进来把他们罩在了里面,只觉和日光一样亮。就像天国的光——尽管都不信教,却不约而同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“睡吧。”酒吞再次说。

沙漠的美在它瞬息万变。仅仅一阵风起,沙丘会变成平地,平地也会聚成沙丘;谁也不知道,有多少旅者踏上这里,化成黄沙,散落在风中。

—完—

求文

求个挺古早的文,cp是米菊,米和英有过恋爱关系,然后法英好像现在是一对emmm米是编剧还是导演啥的……好像米称呼菊为寿司boy,有过一夜情(搜不到啊喂)
打扰各位,万分感谢,找到删

【茨酒】停服维护的早上

是11号等痒痒鼠开服的产物,难产了现在才写完😇
有垃圾车注意,一茨两吞注意
链接放评论

tag这种东西到底什么意思啊……我觉得只要有涉及都可以打相关tag,文/图前预警就好了吧。现在都是为了不惹是非扯一堆子事儿才比较注意这个,什么时候成正儿八经圈规了?😊